广西医科大整形毁容

广西医科大整形毁容

我要投诉曝光!!


  我叫韦青贤,女,1973年8月12日生,因求助无门,只能给您写信反映。我因产后腹部和双乳严重变形。为维护家庭稳定于2011年在外院进行“双侧垂乳上提和乳头缩小术”,但手术失败没达到预期效果。为了补救,去了当地最权威的医疗机构“广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医学美容整形中心”,在咨询了该中心主任黎冻教授,其答复是“1.手术腹壁整形针对下腹部脂肪堆积,可去除多余的皮肤和过度松弛的肌肉,完善腹部形态。2.双乳晕疤痕修复二期修复术是在局麻下进行,不伤及乳头及乳腺组织,切口疤痕留在乳晕边沿或乳晕内,一般疤痕不明显。术后仅纱布覆盖,不必包扎,服用抗菌素。术后7-8天拆线,拆线后乳晕不会留有明显的疤痕,这两个手术风险都很小。”听后,有考虑到该院在整形方面在广西处于领先水平,因此决定在该中心进行这两项修复手术。
  术前我怀疑自己可能是疤痕体质,就犹豫是否做该手术。后经过该中心周主任,肖医师,罗医师和黎冻教授一起查看了我身上的三处疤痕,和复杂的术前检查,得出结论我不是疤痕体质,并承诺手术后疤痕只有头发丝般大小,几乎看不出来。还以他们是广西最大最好,做工精细,用的是美容线,不用拆线,所以手术后不会留下疤痕的回答来解除了我的顾虑。得到保证后,又冲着黎冻教授各种耀眼的头衔和院方那“追求完美,巧夺天工”的广告,就安心的同意了。
  12年1月17号由黎冻亲自主刀整形,手术完成后我一直严格按照医生的嘱咐定期换药,不碰水。没想到手术后一个月零八天竟然还不能碰水,还得做清创手术。这是我才猛然醒悟,惊觉不对劲。想找黎医生咨询或补救,可他一直回避,连换药的林护士长也威胁我不满可以去鉴定,去告。整形美容变成了毁容,把我彻底变成了一个废人(附有图片)。双乳对于女性,跟生命一样重要。手术毁容后,为维护自己权益,我只能带着幼小的孩子无数次与院方协调沟通,无料却遭到了院方的搪塞,甚至还恐吓我要把我关起来坐牢。直到13年1月9日院方才给我文字回复,而且采用了歪曲事实颠倒黑白的卑鄙龌龊手段,出院时连病历都没有。
  无奈之下,我只能到处投诉到处脱衣服给人家看,最终院方答应免费手术,但却抛出了“再次手术不保证效果,说不定比现在还难看”的不负责的话,被逼急了的我,先后去了广西卫生厅投诉和到第三方医患调解机构继续维权,谁知前者的接待仅仅用法律解决不了这个情况就把我挡在了门外,后者则直接站在了院方一边。在这以后我的家人甚至7,80岁的老人都遭到了一些外部力量的恐吓和警告,叫我不要惹事,这次整形毁容风波后,丈夫已在去年4月份撇下我和三个孩子与我离婚了,读高二的孩子因此休学在家,两个5岁的女儿遭连累也上不了幼儿园了,就连当地的“能帮就帮”和央视“新闻在线”节目组两个所谓替老百姓办事的政府喉舌也拒绝了对我的帮助。天啊!难道中国医学整形美容纠纷真的是法律的空白吗?难道就由着医生拿患者的身体来做实验吗?为这事我已经精神极度崩溃,随时都有可能和女儿离开人世,现如今最后一线希望就寄托在你们信访局的领导们身上,希望贵局能协调卫生厅和院方妥善解决问题,让我们的家庭尽快恢复以往的幸福美满!(以上这些是2014年4月21日给国家信访局的投诉材料,另外还有9份材料和被伤害的具体部位照片也是给国家信访局的,需要的话可以一并提交)
  本人因在当地医院做美容整形手术时被院方欺骗并导致手术失败,美容整形变成了毁容,至今已经三年了,期间所承受的痛苦已经达到了极度崩溃的地步,在当地经过跟院方及卫生厅等部门一段长期的反复协商和投诉都一直无法解决问题,迫于无奈的情况下,于2014年3月开始总共向国家信封局投诉了10次,其中只受理了5次,而且这5次还一直都是显示“正在办理”,超过国家信访管理条例规定期限的也一直未见有任何回复,暂且不说是否帮处理解决问题,连最起码的回复都没有,难道国家信访条例的规定是形同虚设?国家政府机关的办事效率就是这样的吗?的确令人费解。实在没办法,我又找中纪委监察室(国务院纠风办)网上投诉了9次,但也还是没用。
  目前全国百姓都普遍认为新一代领导人给大家带来了希望,我原先也一直都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对生活充满着信心,但是当我遇上这倒霉事情后,通过近两年来的多次层层上访投诉,原先心里所充满的美好希望正逐步破灭,并逐步变成了绝望,越来越没有信心继续生存下去,我一直都在想,难道偌大一个国家就没有我投诉伸冤之处吗? 自从手术失败本人多次找医院和卫生厅沟通协商不成之后,卫生厅厅长也拒绝见我并不再接我电话,医院院长也躲起来不肯见,我有时带着两个幼小的女儿去找他们,他们就安排一帮保安阻拦并恐吓我,更为严重的是,竟然派出街道办和派出所警察找到我家公的单位和住处(我结婚后已经10几年不跟家公家婆住在一起了,给他们的投诉材料上留有手机号,街道办也知道我家庭住址),家公当时已经80岁了,因癌症和半身不遂常年躺在床上,家婆也70多岁了,家公一直对我印象很好,他们这样不经过我本人同意贸然派警察找上门,好像我是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似的,搞到家公单位和周围邻居们还以为我出了什么事呢,本来做美容整形是纯属个人隐私的问题,在一般情况下,对普通公民而言,其隐私权在性质上是绝对权,在任何时间任何场合都不能被侵犯,即知情权不能冲击个人隐私权。换句话说,隐私权应优先受到法律的保护。
  政府部门这样大张旗鼓把我的隐私曝光出来,后来还有警察不止一次到我的住处找我,我真不明白我个医院的事情与警方有何关系?他们这样做到底居心何在呢?也不知道警察上门时跟两位老人说了我什么,后来我再打电话去问时,家婆喊我以后别给他们找麻烦,说就当我们不是一家人,我的事情与他们无关,我当时就知道两位老人肯定是被刺激了,否则他们是不会对我说出那样的话。后来没多久家公在2014年6月20日去世了,老人原本精神状况一直很好的,突然就这样走了,难道跟警察上门没有一点关系吗?这些我又去找谁申诉呢?老人已经走了,我只能痛恨自己,连最后一面都没能见上,也没想过去追究那些上门骚扰老人的警察等,毕竟他们也是打工,受人指使,我不想为难这些跟我一样的普通人,但政府部门的这种做法我永远都不能原谅,他们眼里还有没有国家法律?那些领导们到底是不是共产党员?是的话怎能干出此等丧尽天良的事呢?!所以恳请中纪委明察,对一小撮败坏党风党纪的官员一定要严惩不贷,决不能手软,让几颗老鼠屎搅坏一锅汤。
  前些时候广西卫计委(原来的卫生厅)信访室有一封内容简单的挂号信给我,意思就是列了3条处理意见,一是协商解决;二是上法院打官司解决;三是做伤残鉴定索赔。我当然也不愿把事情闹大,所以觉得协商解决最好,毕竟打官司的话目前国家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相关法律来保护我这样的受害者,虽然知道官司肯定能打赢,但赔偿给你的钱连后续治疗费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这样的官司作为受害者肯定100%不愿意去打。有一点的确不对头,我反复打电话去为了卫生委的好几个部门,都说不懂寄信给我的事,明明是信访室寄信给我的,他们也说不懂,政府机关部门办事就是这样的吗?实在搞不明白。
  做伤残鉴定后索赔本来是不错,但我这种情况估计全世界也没有一例,乳头都被弄没了,如何鉴定?哪个专家能鉴定?根本无法鉴定,也没有索赔标准,把一个人的乳头弄没了,全世界都没有这样的先例,看来这是广西医科大附院美容中心的专利了,我的损失肯定是专家无法评估的,试想一下,一个女人没了乳头,如何评估损失?按照他们的安排,我带着两个幼小的女儿去广西医科大附院跟他们协商,但院方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诚意,以前他们请北京广州等地专家到南宁会诊,给出的方案是免费帮我做修复手术,但不签约,效果最多能达到80%,当时就因为他们不敢签约保证,我没答应修复,毕竟人不可能反复跳进同一个陷阱吧,我就是因为没签约被害的那么惨的,做修复再不签约的话万一把我弄死在手术台上怎么办?这样他们就省事了,随便赔你几十万元了事,我自己死了无所谓,反正已经被伤害折磨得生不如死了,早死早解脱。但我还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丈夫早就因为我手术失败后离婚并离家出走一直没回来,我死了孩子们谁来抚养?这才是最根本的问题。
  为了孩子我一直忍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巨大痛苦煎熬着,提出由院方派人陪同我去韩国做修复手术,把身体弄好以后可以再继续工作挣钱养大幼小的孩子。但医院这次跟我说可以帮我做修复手术,但连20%的效果他们都无法保证,还说我的要求过分,医院没有先例要送我去韩国修复,让我自己先出所有的费用去韩国修复,然后回来医院报销(我自己已经为此失业3年了,温饱都解决不了,肯定拿不出大笔的修复费用);或者只答应给30万元让我自己去韩国修复。试想一下,像我这种全身严重疤痕的,去韩国修复至少得跑5-6趟,而且都不一定能修复好,区区30万连去修复一次的费用都不够。我也知道医院不是慈善机构,如果自身没过错,是绝对不会拿出一分钱给患者做修复的,更何况愿意一次就拿出30万元给我呢?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充分说明医院已经内部认为自身有错了,而且肯定不是小错,小错的话这铁公鸡能自愿拿出30万元吗?记得医院的曾院长曾经跟医务部陆部长说过,说只要是医院的错,我韦青贤就是要求10亿元赔偿他们都给,为此我今天还特意再次电话去问了陆部长,他很肯定的回答说没错。所以院方的说法明显就是自相矛盾,简直就是一副流氓嘴脸,根本就是不愿意协商解决问题。试问一下,你医院都把我害得身心极度崩溃了,既然自己没办法帮我修复补救,国内也没这个技术修复,怎么还好意思责怪我的要求过分呢?如果不是医院的过错,为何答应给我免费修复,当时外地专家来会诊时还说我可以选择到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做修复手术,费用医院包了,医院难道是在拿国家的钱做善事吗?没过错能全免我所有费用给做修复手术?这岂不是贻笑大方?
  现在由于我投诉到国家信访局后,院方竟然改口说再修复20%的效果都不能保证,三岁小孩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明显就是不想再跟我协商解决问题,赔偿能买回我的乳头?没有乳头的女人意味着什么呢?我现在还那么年轻,下半辈子根本就不能像正常女人那样生活了,这点他们想过没有?这是多少金钱都无法买回来的,所以我根本不想要他们赔偿一分钱,只希望能帮我修复好,哪怕是我退一步,给我修复好80%也行,只要肯签约就马上给他们做手术,但他们现在连20%的效果都不敢保证,而且还坚决不签约,这种情况下我怎么敢再拿自己的身体去给他们继续做试验品?他们这样做还是不是人?是人的话会干出此人禽兽不如的事吗?当初欺骗我上了手术台,把握害了以后还想再次骗我再次害我? 我一个好端端的幸福家庭就是这样被医院给活生生拆散搞垮了,每天伤疤疼痛难忍,乳头部位更傻奇痒难熬,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拜托医院所赐,两年多来我一直反复申诉求助,跑了医院跑卫生厅,反复带着两个女儿为这事到处折腾,女儿为此连幼儿园都不上了,儿子也为此经常不去学校,眼看着他今年就高考了,一个原本学习好聪明上进的孩子变成了一个性格怪癖整天呆在家不愿读书的孩子,我的心在滴血啊,这些又谁能知道呢?只能每天夜里暗自落泪。
  后来找到国家信访局网站投诉,但投诉那么久了也没见国家信访局给我回复半个字,原先一些离退休老干部还跟我说现在国家新领导班子是替我们普通百姓做主的,专门打击贪官腐败和严厉整顿党政机关政府部门官僚作风的,这些在我居住的小区里普通百姓都知道,他们觉得我找国家信访局申诉肯定会有好结果,问题一定能得到很好的解决,但是现在我彻底失望了,投诉了近半年,国家信访局连半个字的回复都没有,这叫我如何是好啊,看来是我自己太蠢了,以为都像老百姓说的那样呢,原来不是那么回事啊。在走投无路的的情况下,我想到了你们中纪委,我一直知道中纪委是铁面无私,专门打大老虎的,所以以前根本不敢想到要找他们投诉,现在我也豁出去不管了,既然中纪委能打大老虎,我相信打几个老鼠肯定易如反掌,向中纪委投诉几次后,他们要求我找当地纪委直接投诉。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只能最后找您投诉了,只希望您能秉公办事,替我一个普通的平民百姓做主。拜托了,非常感谢!!

  此致!
  敬礼! 

  韦青贤 2015年2月28日

 

 

http://hongdou.gxnews.com.cn/viewthread-14796491.html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

正文右侧广告三